touch

小说:暗无夜Online作者:月光物语更新时间:2019-01-20 15:13字数:195015

    为什麽我会遇见这种事?

  刚停下喘了口气,身後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海只能无奈的继续咬牙向前跑。

  心里早已记下这笔帐,准备好好回报古蓝和龚晟洛这对好情人!

  时间倒退回一小时前,龚晟洛因为要举办一个情人节的活动,所以特地跑来明镜城与明教的人商讨,只不过当他说明来意之後,明教中人除了古蓝以外,没有一个人愿意支持他的决定。

  “我绝对绝对不会答应的!”知火第一个跳起来反对,开什麽玩笑,这种提议都敢说!

  “如果不想被扫地出门,你最好收回你刚才所言。”北皇冥挑了挑眉,语气中毫无商量的余地。

  “会长与副会长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其他人的立场也表达得很明确。

  “真的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吗?”龚晟洛揉了揉眉心,显得很苦恼。

  “绝对没得商量!”众人一口同声的回答。

  开什麽玩笑,他们脑子有病才会有好好的情人节不过,而去玩什麽情人节游戏,被一大群人追,被追到的话竟然还要吻第一个追到自己的那人一下。

  一想到自己的吻将会变成礼物送给某个不知名的人,众人更坚定了反对的意念。

  “哎呀,那可怎麽办?我已经在官方网上发了公告了呢,也就是说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明天中午十二点整开始,你们就要被人追,直到下午六点活动结束为止。”龚晟洛微笑著把话说出,顿时在场其他人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你这自说自话的家夥!”琉璃气得大叫。

  “没法子呀,明教现在可是暗无夜中最受欢迎的人,我身为游戏制作者,自然要满足玩家们的任何需求啦。”龚晟洛脸上的笑容不变,一副标准的商人嘴脸,看得众人现在异常後悔撮合了他和古蓝。

  “那可就别怪我们明天集体不上线了。”回以温和的笑容,海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哦?也可以啊,那到时候我只好拿这些东西去交换了。”龚晟洛的笑容越发灿烂,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叠照片在众人眼前挥了挥。

  待他们看清楚照片的内容後,脸色变得更青了,然後恼怒的目光期刷刷的看向龚晟洛的同犯──古蓝。

  “你竟然趁著我们喝醉瞎闹的时候拍照!”看著照片上自己那一脸酒醉状缠著北皇冥的样子,知火整张脸瞬间变得通红。

  “呵呵,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古蓝眨了眨眼,笑得很是愉快。

  “好了,知火你也不用叫了,反正你和北皇冥本来就是一对,没有被列在这次游戏里,你们可以去过个快快乐乐的情人节,至於其他人,考虑得如何了?”龚晟洛很爽快的就放知火和北皇冥过关了,反正他知道所有人中最难缠的也就是北皇冥,只要他不插手,其他人龚晟洛有自信能搞定,所以就做了个顺水人情给北皇冥。

  “那我和月亮也是一对啊,我们也可以过关吧。”寒砅抱著微薄的希望问道。

  “当然不行。”龚晟洛很干脆的就拒绝了。

  “为什麽!”寒砅立刻表示抗议。

  “正好你们可以趁著这段时间去找彼此,只要你们能在别人找到你们前找到对方,那就算你们过关,如何?”龚晟洛看著月亮笑道,他知道月亮充满了少女般的幻想,对这个提议一定不能抗拒。

  果然,月亮的表情开始动摇,她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寒砅,结果寒砅只能举双手投降,第一个败下阵来。

  “你还真没用。”琉璃数落道。

  “有本事你搞定他。”寒砅瞥了琉璃一眼,他相信琉璃也绝对不会是龚晟洛的对手。

  “去就去。”琉璃哼了一声,转头看向龚晟洛道:“我和佚史是一对。”

  “其他公会的人除外。”龚晟洛想也不想的就回绝。

  “怎麽可以这样!这是歧视!”

  “你可没有申诉的权利哟。”龚晟洛挑出了琉璃的照片挥了挥,笑容异常灿烂。

  “混蛋。”暗骂了一句,琉璃第二个败下阵来。

  “好说好说。”龚晟洛不痛不痒的回道,然後把目标放在海身上,“海有问题吗?”

  “没有,但我有一个要求。”海知道没有北皇冥和其他人的帮助,他肯定斗不过握有把柄的龚晟洛,还不如不浪费力气。

  “什麽?”龚晟洛也挺意外海竟然会这麽爽快的答应,要知道海可是明教除北皇冥外,第二难缠的人物呀。

  “古蓝也必须参加这次活动。”海满意的看见龚晟洛在今天第一次变脸了。

  就知道这家夥不会这麽容易就搞定!龚晟洛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但随即打起精神来应对。

  “不行,古蓝要协助我举办这次活动。”开什麽玩笑,他怎麽可能让自家恋人去吻别人?

  “难道你们公司就没有其他人能帮忙了吗?非要一个「玩家」来帮忙吗?”海特别强调了玩家二字,反正不管古蓝和龚晟洛是什麽关系,他现在只是一个玩家罢了。

  “因为他最熟悉你们,做游戏总需要一个比较了解你们的人参与嘛,不然到时候惹出不愉快就不好了。”

  睁眼说瞎话!众人在暗底里吐槽,却也拿他无可奈何。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认了。”海耸了耸肩,放弃。

  反正他也只是要吓吓龚晟洛,好让他不太嚣张,他本来就没指望今天能教训他,反正这笔帐他记著,总一天会回报给他们的。

  但此时,海觉得自己昨天实在太仁慈了,他应该再找一大堆麻烦给龚晟洛!天啊,竟然叫一个智者来玩马拉松跑?这玩笑也开太大了吧!

  但海又不能停,现在整个游戏的人都在找他们,而偏偏他们又被规定只能在明镜城及周围三十公里的地方逃跑,根本找不到地方躲!

  该死的,等这次活动结束後,我一定要主张扩城!海恨恨的在心里决定著。

  不过海到底是海,他自然不会任由自己一直陷入不利的状况,一边跑著,他一边在脑子里思索著适合藏身的地方,很快,一个地点就出现在他的脑中。

  去那里应该可以藏一段时间吧。抿了抿唇,海立刻朝心中所想的地方跑去。

  那是一个被树丛掩盖住入口的洞穴,是一次他和不若在练级时无意中发现的地方,因为很隐蔽,如果不仔细搜索的话,是不会发现入口的。

  刚钻进洞穴,海就感觉一双手伸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拖进了洞穴。

  “啊。”脑袋撞上那人的胸膛,海发出一阵低呼一声,待回过神後,立刻头皮发麻。

  天啊,终於还是让人给抓到了吗?难道真的**吻他?不会吧!

  正当海胡思乱想之际,那人先开口了,“头都不敢回了?恩?”

  听见熟悉的声音,海立刻冷静了下来,一脸诧异的转头看向那人,“不若!”

  “需要这麽惊讶吗?”挑了挑眉,不若哼笑道。

  “吓死我了。“海拍了拍胸口,既然是不若那就不用怕了,可以耍赖赖掉。

  “知道怕还敢答应参加这种活动?“不若的脸色不怎麽好看,前几天他因回本家而没有上游戏,没想到昨天一上游戏就差点被那官方网上的公告给气死。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龚晟洛那家夥逼的!”和明教关系比较好的几人都知道龚晟洛的存在,海自然也不隐瞒,委屈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麽,明明觉得不若比自己小,可每次看见他沈下脸生气的样子,自己的气势就自动矮了一截,明明有时候错也不在他身上啊。

  “那家夥。”低咒一声,不若已经决定要给龚晟洛点教训看看了。

  见不若没有准备继续怪自己的意思了,海终於松了口气,才想起最重要的问题,“你怎麽知道我会来这?”

  “猜的。”似笑非笑的看著海,不若心里也很是得意,这算不算两人心有灵犀?

  “是碰运气的吧。”不爽不若脸上那刺眼的笑容,海吐槽道。

  “反正不管如何,结果一样就对了。”不若耸了耸肩道,然後又像想起了什麽似的,沈下脸伸手扣住海的下巴,力气打得让海频频皱眉。

  “好痛,你发什麽疯!”

  “如果你真的被别人给追到了,你真的准备吻那人吗?”因为洞穴的光线的关系,海看不清不若的眼神,却没由来的感觉一阵胆寒。

  “当然不会啦,我一定要把那人揍到死。”

  看了海的回答,不若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松开扣住海下巴的手,而改为扣住他的双腕。

  “你够啦,有话就好好做,用得著限制我的行动吗?”海皱起了眉,不满的叫道。

  “我怕你会逃。”不若突然贴近海的脸,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让海不由得感觉脸上一阵骚热。

  “我追到你了,所以**讨奖励。”

  “什……”海未说出口的话全数落入了不若的口中,感觉红唇被轻轻**,**的感觉从唇直传大脑,心开始慌乱,有什麽蛰伏其中的东西将要冲破而出。

  扑通,扑通,扑通……。耳边是心脏的阵阵鼓动声,脑中一片空白,海呆滞的望著近在咫尺的俊秀容颜,似乎有些痴了。

  “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接吻的时候要把眼睛闭上?”松开唇,不若似笑非笑的说道。

  顿时让海羞得个满面通红,“罗,罗嗦,以前可是我吻女人,女人闭眼的!”

  眼神一暗,不若的表情有些阴沈,扣住海双腕的手的力道也有些失控,疼得海发出低呼声,“好疼,放开!”

  “以後不准备再吻任何女人,听见了没?”

  “我为什麽要听你的。”海紧紧盯著不若,虽然所有人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但他们两人却没有一人肯先捅破那层纸,海已经不想再这麽提心吊胆的猜测下去了,他想要确定不若的心意。

  “因为从此时此刻开始,你心里能想的人就只有我,能吻你的人也只有我。”不若狂妄的宣誓著对海的占有权。

  看著不若那骄傲的表情,海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伸出手,他捧住了不若的脸,漂亮的银灰色眸对上相同的眸色,有些坏心眼的说道:“不行哦,如果你不说出那三个字的话,我就不答应你的要求。”

  看著海如同偷了腥的猫一样的笑容,不若嘀咕了两句,伸手扣住了他的後脑,再次狠狠吻了上去。

  “我爱你。”

  被吻得晕眩时,海听见了耳边的低语,美丽的笑容在唇边荡漾开。

  情人节活动过後,所有人发现有个身影在明镜城出现的次数增多了,而公会中某人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甜蜜,顿时许久没有闹八卦的明教众人把海团团围住了。

  “海呀,还是老实点交代吧,到底那天发生了什麽事?”知火第一个摩拳擦掌的提出问题。

  情人节那天他和冥单独过了一天,并没有上线,所以许多好事也都没有看见了。

  “喂,知火你可别太八卦了。”瞥了知火一眼,海的目光跃过他投到了北皇冥的身上,示意他管管自家恋人,只可惜海低估了北皇冥宠爱恋人的程度以及八卦的程度,北皇冥直接忽略海的目光,摆明了想要看好戏。

  可恶,海低咒了一声,再次彻底认识到在明教中求人不如求己的生存法则。

  “这可不是八卦,我们只是在关心你。”琉璃正色道,虽然想表现得很严肃认真,可眼中俏皮的笑意却泄了她的底。

  “真败给你们了。”海单手捂著脸**。

  “那就快点交代事情经过吧。”知火催促。

  “事情的经过为什麽要告诉你们?”一道不属於明教中人的声音唐突得在门口响起,随即门被打开,不若挑著眉慢慢的走了**。

  “切,下次我一定要叫看守的人拦住这家夥。”知火低喃了一句。

  “我和海到底那天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他现在是我的恋人就可以了。”不若抱住海,霸道的宣称道,惹得众人发出闷笑声。

  “海,海,你家小恋人还真可爱。”古蓝第一个忍不住发出大笑声。

  根本就像个孩子在宣布这个玩具是他的一样嘛,不若这家夥怎麽能这麽有趣?

  海通红著脸无力的伸出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妄想逃避现实。

  “笑什麽笑。”不若则气得大叫。

  “火,我们该下了,差不多该去吃饭了。”北皇冥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著被众人戏弄的不若,随即转过头提醒知火了一句。

  “哦,好。”知火点点头,随即准备和众人告辞,却不料刚转头看向他们,就被他们脸上古怪的表情给吓了一跳。

  “干,干什麽?”

  “你们俩同居了?”琉璃思考了片刻,突然语出惊人的指著两人大叫道。

  “有什麽意见吗?”知火索性心一横,大方的承认了。

  “哦~”众人笑得一脸暧昧,然後在知火恼怒的目光下齐齐摇头道,“没有,我们没有任何意见。”

  “切。”看著众人那暧昧得笑容,鬼才相信他们没意见呢,不过知火也不准备理会他们,跟著北皇冥下线了。

  “好了,没好玩的了,我也要下线去做作业了。”琉璃舒展了一下筋骨,也告退了。

  “我去找洛。”古蓝回报了一下自己的下落便跑了。

  “那我们也走吧。”不若拖著海就离开了城主室。

  “准备去哪?”抬头看向和自己并肩走在一起的不若,海询问道。

  不若没有答话,而是皱著眉,不知在思考些什麽。

  “不若?”海疑惑的叫唤道。

  “海,我们也约个时间见面吧。”像是想通了,不若停下脚步,看著海认真的说道。

  “啊?”海惊讶的眨了眨眼,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希望不只能和游戏中的你在一起,也能和现实中的你在一起,我想见你。”

  看著不若真诚的目光,海心里动容,思索了片刻,也点头同意了。

  他也想见现实中的不若,他对这份感情的态度也同样认真。

  三天後,不若在与海约定的咖啡厅里见到了他。

  事先并没有约定好,但当海一走进咖啡厅,不若就知道这个人就是海,看著海环视一下四周後,朝自己直接走来,不若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不若?”带著无边眼镜的斯文男子有些迟疑的叫唤道。

  “答对了。”勾起唇,不若站起身向海伸出了手,“我的真名叫尧玖。”

  “我叫官旻漪。”惊讶的打量著尧玖,官旻漪很意外他竟然比自己小这麽多。

  “很吃惊?”挑了挑眉,尧玖拉著官旻漪坐下,笑道。

  “你到底多大?”眨了眨眼,官旻漪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自己有没有诱拐**人的嫌疑了。

  一身休闲装配上运动鞋的尧玖和一般的少年没有丝毫区别,唯一让人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他那引人注目的容貌了吧。

  “19,刚好成年,有独立的自主权,所以你不用担心诱拐**人。”戏谑的笑道,尧玖满意的看见官旻漪羞红了脸。

  果然不管在现实还是在游戏中,戏弄他的感觉一样好,羞红脸的他真的是太可爱了。

  “你笑什麽。”不满的瞪了尧玖一眼。

  “没,我没笑什麽。”尧玖到底是聪明的孩子,自然不会说出找死的话。

  两人刚想深入交谈,却被突发情况给打断了,尧玖从窗口望去,刚巧看见马路对面走来一群身穿唐装的男子,顿时脸色一便,拉起官旻漪,问了服务员後门的位置就跑了。

  “怎麽回事?”完全没有头绪的官旻漪疑惑的问道。

  “愿意相信我吗?”边跑,尧玖边回头笑问。

  盯了尧玖好一会儿,官旻漪有些无奈的叹气,“你还真会惹麻烦。”

  “等逃过麻烦之後,我会和你好好解释的。”眨了眨眼,尧玖调皮的笑道。

  “少主,少主,请您等等!”

  听见追赶自己的人对尧玖的称呼,官旻漪有些惊奇的问道:“原来他们不是你的仇家,而是你的家人呀,你为什麽要躲避他们?”

  “详细情况等甩掉他们後再和你解释。”皱了皱眉,尧玖觉得那些家夥的纠缠水平越来越高了,竟然到现在都没甩掉,以前可是容易就甩掉的呀,果然是受过太多锻炼了吗?

  跟著尧玖在人群中灵活的穿梭著,**得逃跑著,官旻漪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麽**的事了。

  “还撑得住吗?”转头看向喘气越来越重的官旻漪,尧玖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一个人跑吧,我跑不动了。”官旻漪摇了摇头道,他痛苦死了,两条腿都**觉不是自己的了。

  “啧。”冷啐了一声,尧玖突然拉著官旻漪躲进了一条小巷子里,然後官旻漪只见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类似於符纸一般的东西,也没看清楚尧玖做了什麽,只见那符纸就突然燃烧了起来,烧出的灰被尧玖撒在了两人所在位置的四周,然後尧玖就抱著官旻漪安静的站在那里。

  官旻漪看著那全穿唐装的男子走进小巷子里,感觉心都高悬在喉咙口,转头望向尧玖却见他没有丝毫要回避的意思。

  正当官旻漪不解尧玖的做法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全人径直从两人面前走过,却没有丝毫反应,在没有得到任何收获後,那群人便离开了。

  确定那群人不会再返回了,尧玖才拉著官旻漪走出了灰烬所绘成的圆。

  “这是怎麽回事?”官旻漪忍耐不住好奇问道。

  “等找到适合谈话的地方後,我再告诉你吧。”

  跟著官旻漪走进一家还未开门的高雅酒吧,尧玖有些好奇的张望了起来。

  “你在这里工作?”见官旻漪很熟悉和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员工打起了招呼,尧玖询问道。

  “我是这里的老板,同时也是这里的调酒师。”官旻漪解释了一下,“好了,你跟我**吧。”

  带著尧玖穿过走廊,来到员工休息室,官旻漪关上门後,才终於松了口气,他实在没想到和尧玖见个面竟然会惹出这麽多事,果然这家夥不管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都是个爱惹麻烦的人呀。

  “好了,你想知道什麽?”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尧玖笑得一脸灿烂,让官旻漪有再大的脾气也发不出来。

  “说什麽?还用我来说吗?自己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踹了尧玖一脚,官旻漪让坐得嚣张的他让了点位子出来,随即在他身边的位子坐下。

  “该从哪里说呢?”食指无意识的绕著额前的碎发,尧玖思考了片刻才道:“事情呢是这样的,我家是一个有著悠久历史的天师家族,而我刚好不喜欢家族里沈闷的气氛,在我爸妈死後也就是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本家到处游荡。”

  “竟然是天师呀。”瞥了尧玖一眼,官旻漪实在无法把他和那正经八百的骗术师联系在一起。

  “喂喂,我家可不骗人的,都有真材实学的耶!你刚刚也应该见识到我的本事了吧!”看出官旻漪心中所想,尧玖立刻反驳抗议,要为自己正名。

  想起刚才小巷子里的事,官旻漪终於收起了轻视的表情,“对了,你家人为什麽一直要追你?”

  “当然是**回家继承族长之位啦,可惜我不爱。”

  “这是你能说得算的吗?你能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呀。”脱下眼镜,官旻漪拿了块布慢慢擦拭,话中冷静的分析著现实,垂下的眼睑遮掩了他心中真实的想法。“你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啊……”

  官旻漪话还未说完,眼前就天旋地转了一下,再回过神时,整个人已经倒在尧玖**,被他吻住了。

  瞪大了眼看著一脸怒气的尧玖,官旻漪不明白自己又哪里惹他生气了。

  “你不相信我。”松开唇,尧玖控诉道。

  无奈的笑意浮现在官旻漪唇边,“你还只是个孩子,我该如何相信你?”

  “你必须要相信我,如果你连我都不信,你和我该如何继续走下去?”尧玖的目光执著而有神,丝毫不像一个十九岁的少年该有的样子。

  “那你告诉我,我该如何相信?”伸出手勾住尧玖的脖子,官旻漪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口,他从来没想过尧玖会比他小这麽多,他这麽年轻,会明白走上**恋这条路的艰苦吗?官旻漪不确定,他很害怕。

  “如果你只是觉得找个**的爱人好玩,或是抱著玩玩的态度的话,那我求求你,放弃吧,我经不起你的戏弄。”

  下巴被尧玖扣住,力道大的让官旻漪差点以为他想要卸下自己的下巴,疼得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你让我很生气。”尧玖的嗓音低沈,带著能迷惑人的轻柔,“你竟然会如此看待我?你以为我是谁?只是个毛头孩子吗?不,官旻漪,我不是,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想要保护的,我从十五开始就清楚的知道我想要什麽,并能成**的逃离这麽久,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

  淡琥珀色的眸对上漆黑得深不见底的眸,官旻漪一时间愣住了。

  “所以,相信我吧,你就是我想要的,我知道,所以我会保护好你。”尧玖笑了,笑得很温柔。

  “我只要能确定你的心意就好,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只需要一个能和我并肩走下去的人。”官旻漪也笑了。

  “那麽相信我吧,我就是你等待的人。”

  “你还真自信呀。”官旻漪忍不住吐槽。

  “因为我有这个实力自信呀。”得意的冲著官旻漪笑,尧玖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犹豫。

  我知道。官旻漪在心里默默的回答,打死他也不会把这个答案说出来,让尧玖这家夥更得意。

  核对著手中的购物单,官旻漪一边走著,一边在想还有什麽没有买齐。

  “请问你是官旻漪吗?”突然,一个人挡在了官旻漪前,询问道。

  抬起头看著突然出现的唐装男子,官旻漪脸色一变,刚想逃却不料男子比他动作快一步,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在官旻漪晃过,下一秒,官旻漪就晕倒在了男子怀中。

  当男子把官旻漪抱上车时,与他分开行动的另一身穿白色唐装的男子已经等在车上了。

  “已经把信交给少主了?”

  “是啊,不过当然没有当面交给他,不然我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卷绕著及肩的黑发,白衣男子轻笑著。

  “说得也是,那你先去等少主,我把他带到其他地方。”

  “好。”点点头,白衣男子开门下车,伸手拦了辆出租便朝郊区驶去。

  目光著白衣男子离开,袭击官旻漪的男子朝司机点点头,也离开了。

  一早醒来就看见威胁信,任凭谁也不会心情好,更何况对象是尧玖这种超级没耐心的人,捏皱了手中的信,他脸上的表情异常阴沈。

  没有多考虑什麽,尧玖走出酒吧,拦车直接朝约定的地方赶去。

  坐在车上,尧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暗自自责自己不该因为贪睡而让官旻漪独自一人去买东西,明明知道这段日子对方盯自己盯得很紧。

  可恶,老头子,这可是你逼我的!眼中红光一闪,此时的尧玖已经火到几乎想杀人了。

  明明昨天晚上才刚和官旻漪说过自己会保护他,却没想到今天他就被人给绑走了,该称赞那些家夥的情报网太好了吗?

  “客,客人,到,到了。”司机看著脸露凶相的尧玖,害怕的提醒道。

  付钱下车,尧玖径直走进面前这个废弃的仓库,破旧的仓库内,只有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男子站在那里。

  “官旻漪人呢?”没有询问为什麽只有他一人,也不想问他们到底准备如何,尧玖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他当然平安无事,只要少主您肯跟我们回去。”微笑著朝尧玖行了个礼,男子回答道。

  “好,我跟你们走,但要让我看见他平安无事。”

  “少主,我们的目的只在带您回去,官先生与我们无冤无仇,我们不会为难他的。”含笑著回答,男子当然不会松口让两人见面,他清楚的知道尧玖的本领,知道如果让他见到官旻漪,那尧玖完全有能力从他们眼前把官旻漪带走。

  冷哼了一声,尧玖也知道他们一定不会为难官旻漪,只是这次回去处理事情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所以尧玖想在走之前再见他一面,不过现在看来他们是铁了心不会让两人见面了。

  罢了,罢了,早点解决完本家的事,再来见他吧。在心里叹了口气,尧玖妥协了,不过他已经把这笔帐记在了本家的老头子头上,回去之後他一定会好好从他们身上讨回来的。

  “走吧。”

  “少主,请。”做了个请的手势,白衣男子带著尧玖走上仓库的楼顶,那里一架直升飞机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上了飞机,你就立刻放人。”

  “当然没有问题。”待两人坐上飞机,白衣男子就打电话联系了看守官旻漪的人。

  “少主已经上了飞机,可以放人了。”

  “我明白。”挂上电话,男子低头看了眼依旧躺在地上,昏迷中的官旻漪,然後蹲**子在他所躺的周围画上了一个奇怪的阵,待阵完成後,闭眼喃喃了起来。

  阵配合著男子的低语声开始发光,光芒越来越强烈,当白光达到鼎盛刺目的时候一下子消失不见,而原本躺在地上的官旻漪也不见了踪影。

  打开店门,官旻漪和往日一样做著开店前的准备工作,只不过今天刚打开门,他就意外的看见一群身穿唐装的男子站在门口,在他们的簇拥下,一个身穿旗袍的俏丽女子慢慢朝官旻漪走来。

  “你就是海的声音?”女子抬头下巴神情傲慢的看著官旻漪。

  有些惊讶女子竟然会报出自己在游戏中的名字,官旻漪仔细打量起了她,从她身後那些男子的穿著中,官旻漪推测出他们应该尧玖家的人,这麽一猜再结合游戏中的事,官旻漪对女子的身份已经有底了。

  “你是醉魂吧。”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官旻漪微笑著说道。

  “耶?你怎麽知道!”醉魂显得大惊。

  官旻漪但笑不语,“你找我有什麽事?”

  经官旻漪这麽一提醒,醉魂才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立刻摆出了愤怒的表情道:“我表哥为了你那麽拼命,你竟然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自己管自己过日子!”想到自己所看见的调查资料,醉魂差点没气疯。

  叹了口气,官旻漪侧过身道:“先**再说吧。”

  哼了一声,醉魂毫不示弱的走进了酒吧,随手挂上歇业的牌子,官旻漪对著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员工道:“今天先歇业一天,大家就先回去吧。”

  虽然不明白到底出什麽事了,但老板的事也不是他们能管的,大家还是听从了官旻漪的话,纷纷离开了店。

  “请问你叫?”

  “南宫羽灵。”拨了拨及腰的长发,南宫羽灵随口道,“你呢?”

  “官旻漪。”双手交错放在膝盖上,官旻漪的脸上始终挂著温和有礼的笑容,“为什麽你的姓氏和尧玖的不同?”

  “原来你不知道呀。”露出嘲讽的笑容,南宫羽灵道,“因为表哥是私生子呀,不过他虽然是私生子,但他的能力绝对是最出色的,由他来当南宫家的族长绝对不会有人反对。”

  “但他不喜欢呀。”面对南宫羽灵激动的态度,官旻漪只是淡淡的扔出了这句话,就让她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瘫了下来。

  “呵,何只是不想,表哥根本就是痛恨死了南宫家。”想起小时候尧玖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南宫羽灵一点都不後悔当初协助他逃走,“原本我以为表哥一辈子都不会再踏入南宫家的大门了,却没想到他为了你,竟然去挑战爷爷的威严,落到如今和族中六大护法斗法的结局,表哥他这麽努力的时候,你在干什麽!”

  只要一回想起与六大护法斗法时弄得伤痕累累的尧玖,南宫羽灵就为他不值,对南宫家的所有人来说,这是最严厉的考验,从古至今,就没有几个人能通过这种考验,表哥根本是下了必死决定才会答应爷爷的要求。

  面对南宫羽灵的不理解,官旻漪只淡笑,“因为我相信他呀。”

  “不要说得这麽好听!嘴上说著相信他,其实根本就是自己胆子小不敢面对吧!”

  “恩……这麽说好象也没错呢?”

  看著官旻漪傻笑著一点都没有反对的样子,南宫羽灵被气德、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表哥怎麽会看上这麽一个男人!

  收敛起玩笑的态度,官旻漪严肃的看著南宫羽灵道:“因为我清楚自己的实力,与其逞强说什麽体面话要与他同生死,还不如乖乖的待在这里等他,等待著他的回来,因为他绝对有能力回来,我是这麽相信著。”

  看著官旻漪清澈的目光,南宫羽灵愣住了,那是要有多深的了解才会说出这番话来?这个男人是如此的了解表哥,比她这个和尧玖生活了十几年的妹妹还要了解,明明他们才没认识多久呀。

  南宫羽灵有些不甘心,但却又不得不佩服官旻漪,的确也只有他才能与表哥在一起吧。

  “表哥已经完成了考验,爷爷答应放他自由,但因为激战受了重伤,所以现在族里修养,过几天就能回来了。”站起身,南宫羽灵准备告辞。

  “谢谢你。”官旻漪真诚的向她表示谢意。

  “啧,如果表哥不能得到幸福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麻烦的,你根本不知道表哥为你放弃了多少东西。”南宫羽灵最後还是警告了官旻漪一句。

  “我知道。”目光温和的看著南宫羽灵,官旻漪只是说了这三个字,但却仿佛包**千言万语,南宫羽灵知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

  回到书房,官旻漪打开了电脑,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因为他的副职是程序设计师,所以入侵一些资料库,取得一些资料这种小事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很快,官旻漪就找到了关於南宫家的消息。

  作为现今最古老,最有实力的天师家族,南宫家的人连国家元首都要礼让三分,没有人知道他们家族的神秘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这个家族是非常神秘的。

  社会地位还真高。轻笑了两声,官旻漪推了推。

  我知道这些你都不会稀罕,但还是要感谢你为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等你,玖,请快回来吧。

  脱下头盔,官旻漪闭上眼靠在椅子上,一脸疲惫,虽然很自信的告诉南宫羽灵自己相信尧玖,可随著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官旻漪心中的不安也在加剧,这几天连知火都看出了他的失态,为了不让夥伴们担心,他才匆匆下了线。

  不想让任何人担心,所以只有独自承担那些不安与焦虑,曾经官旻漪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绪了,却没料到尧玖的出现轻易打破了他淡薄的心绪。

  无法再忍耐,官旻漪拿起外套便出了门,驱车来到海边。

  春季的海边有些湿冷,前来游玩的人也不多,官旻漪独自漫步在沙滩上,耳边是阵阵海浪声,烦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抬起头望著午後的太阳,灼热的阳光迫使官旻漪举起手遮在了双眼前,曲起五手,官旻漪突然笑了起来。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官旻漪拨通了南宫羽灵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少女显然很意外官旻漪会打电话给她。

  “有什麽事吗?“吃惊归吃惊,南宫羽灵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她当然不会以为官旻漪会好心情的来找她聊天。

  “我想要知道尧玖在哪里。”握紧手,官旻漪望著波涛阵阵的海浪,语气依旧平淡的说道。

  “耶?你不是说你相信表哥吗?怎麽,还是担心了。”南宫羽灵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啊,是啊,我是相信他,只不过是有底线的,他太慢了,所以只能由我去带他回来,省得他都不认识回家的路了。”垂下眼,官旻漪唇边满是盈盈笑意。

  “而且,一直让他一个人努力似乎也不太好呀,幸福,毕竟是两个人的事。”

  沈默了片刻,南宫羽灵笑了,然後把一个地址报给了他。

  挂上电话,南宫羽灵望向书桌上她与尧玖的合照,有些恼羞的喃喃道:“表哥,你还是这麽厉害呀。”

  挂上电话,官旻漪刚一转身,就看见了一个意外的身影,他刚刚还在担心的人此刻正坐在不远处的岩石上,微笑著与他招手。

  一脸震惊的呆站在远地,官旻漪突然觉得一直在担心这家夥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轻巧的从岩石上跳下,尧玖慢慢走到官旻漪的身边,然後把他拥入了怀中。

  “我回来了。”

  满心的怒火与不安在这一句话面前全部消失无踪,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把头靠在尧玖的肩膀上,官旻漪抱怨道:“我很担心你,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

  “那你为什麽这麽晚才出现!”

  “因为我想多看看你担心我的样子。”

  “你!”恼怒的抬起头瞪著尧玖,官旻漪简直要被他给气死了。

  “你知道吗?我五天前就回来了,可是当我看见你毫无异样的每天过著自己的生活时,我很生气,虽然知道这是你对我的信任,可我很怕,怕我在你心中根本没有地位,根本不值得你担心,所以我与羽灵打了一个赌,赌你最後一定会来找我,幸好,我赌赢了呢。”说到最後,尧玖满脸庆幸。

  “如果我到最後还是没有来找你呢?”摸上了尧玖的脸,官旻漪从他眼中看出了他的不安,但还是忍不住坏心眼的想要知道另一种结局。

  “可能会很沮丧吧,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既然我这麽爱你,那我也一定要想尽办法让你也这麽爱我。”尧玖脸上满是孩子气的笑容。

  “真霸道呀。”轻笑两声,官旻漪无奈的摇头。

  “你现在知道也晚了,反正你是绝对不能离开我了。”尧玖强硬的宣誓道。

  “算了,反正我也没有准备要离开你。”微笑著吻上了尧玖的唇,官旻漪脸上满是幸福的光彩。

  “欢迎回来。”

  “恩,我回来了。”加深了这个吻,尧玖含糊的回答道。

  阳光投洒在两人身上,地上的影子慢慢合二为一。

  完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