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让一切回到零点

小说:末世之炮灰总动员作者:无风自飞更新时间:2019-01-20 16:27字数:525777

赵玉瑶对巨龙救不成人质就改成吃的惊诧并没维持多久,因为满浸了鲜血的祭龙台在失去小云兽后,又一次的发生了异变。

依旧与平安镇的地平保持着同一水平的祭龙台,还在不停地转动着,带动着整个平安镇象是一个更大的祭台以同样的频率转动着,原本在祭龙台周围的环形水带也甩起了水浪,原本淌着水的平安镇的地面以祭龙台为中心向外幅射出八条整齐划一的水带,水流向着四面八方泄去,再次现出的平安镇平板如镜。

中心冲天而上的光柱的色泽也更加地深沉,交互着闪着各种颜色,由平安镇升腾而起的光幕象是一把撑开的伞,向着天穹之上缓缓升起,在空中升起的穹盖的颜色因为厚重而成为了沉郁的黑色,却在不停地转动中,向着四方延伸摊开。

在离着平安镇距离不等的各个基地,已经建好的各个防护阵同时有了反应,在更高的天空中缓缓展开的光幕的召唤下,焕发出不同色泽的光华,相应几根支撑式的光柱也在各基地的中心阵眼亮起,将一道道光华融入光幕之中。

眼见着新起的阵法穹盖正将原本已经破碎不堪的光幕顶破,将原本从遥远的天外而来的黑色物质隔离于外,就象一柄正在打开的光伞抵挡着外部的黑色侵袭。

平安镇祭龙台上空的云层里,得到了新的能量补充的螭龙也在经历着又一次蜕变,在云层中不停的翻腾中,高立的龙角和尖利的九爪终于初露狰狞,在光华的天幕之下,巨大的龙着上一双冰冷的眼。俯瞰着地面上如蚁的人群,却是咧开了一个难看的笑。

还带着血液初凝痕迹的长长龙身在空中游曳着。寻了个角度,向着祭龙坛的光柱再次撞去,再次撕裂的伤口将更多的血液散向了祭龙台,但却让祭龙台上的光柱停了转动,还没完全撑开的伞象是遇到了强风,无法再继续完全撑开。

他要做什么!眼见着大功即将告成却又遭到破坏,赵云瑶倾力凝成的一柄巨大光剑向着祭龙台上空的巨大龙身捅去。

在龙身摇摆中被闪过的光剑,击打在光幕之上,瞬间消失,但引发的震动却让平安镇的地面出现了不安的晃动。颠簸的地面将又闪回镇子里呆着的狙击团员们跌得东倒西歪。不地有晃动的人影向着平安镇突然划开的那些水渠中栽了下去,流动的水却如强酸一样,将跌落 的人化为乌有。

“你要做什么?”,在巨龙再一次地向光柱发出冲击时,一道淡金色的人影从平安镇的地底借着浓彩光华的光柱隐了身形。冲到高处牢牢地抓住了正撞击而来的龙角。

巨龙血红的眼睛愤怒地对上了一脸严肃的董方阳,董方阳坚定地直视回望,停了一会儿才轻叹一声,“毁掉这个将成的大阵,是小云想要吗?”

她想要什么?巨龙的眼中闪过了浓重的迷惘,但暴起的血丝却渐渐变淡,云层中龙身也停止了摆动。

地面之上,才堪堪组织起些精英队伍的赵云瑶,再将指挥着一个飞剑群向着天空中的龙身靶子射去。

云层之中的龙身在飞剑挨上边时。突然地暗淡消失,失去目标的飞剑又向着地面坠去。、

董方阳看着已飞身向着平安镇北山而去的潘离,摇了摇头,成形的身体化作一个光点飞速地向地底潜去。

就差一点!赵云瑶看着已基本成形的大阵停留在了一个点上,她低了头又想了想刚才祭龙台运转的全过程。

平安队的那些人躲在哪儿,现在一时也找不到。时间拖延下去,僵持在这儿的大阵可能会更加地颓废下去。“质不够量来补!”,在此前战斗中偶尔听到林祈远的一句如同魔咒一样在赵云瑶的脑子响着,她咬了咬牙,手中的长剑向着身边的一个人刺去。

潘明扬看着从自己身体里透胸而出的一个剑尖,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睛,但很快就被一股大力甩到了祭龙台上,原本停止转动的祭龙台又开始轻轻地动了一下。

还算有效!赵云瑶肯定的眼神瞟向了王迦,得到了仙子的示意,仙云宗的精英们开始了对刚才同一阵线战友的屠戮,而反映过来的修真者和异能者们,开始反抗,一片腥风血雨中,不停地有人体向着祭龙台飞去,停转的祭龙台再次开始了转动,天空中的光幕也开始了缓慢的伸展,但再次延展的光华中带上了些灰暗。

都是违心的牺牲,最终根本没法撑起真正的防护阵。无力阻止平安镇地面的杀戮,回归地底的董方阳开始努力地召唤着平安镇四周散落的金色光点。

在一片血色之中,平安镇的地面又现出了两条带着金眼的阴阳鱼,追逐着,转动着,原本在祭龙台侧边被开挖时撩翻的赑屃石碑漂浮着进入了祭龙台中心的光柱之中。在不断的盘旋中,附着一身浓重金色的石制赑屃变得与祭龙台一样大小,向着祭龙台压了下去。

原本无骨的光柱依托着赑屃背负的石碑变得更加凝实,一柄光幕巨伞完完全全地撑开了。在各基地凝望着各自上空的人群,仰头望向了天空,在末世里一直暗沉的灰色天空,突然地一下子变得碧蓝如洗。

阵成了!赵云瑶甩了甩剑上的血污,看向了再一次缓缓转动待停的祭龙台。这时,再称它是祭龙台已不恰当了,原本的银色刀刃已完全没有了,取代着的是一座昂首负重的赑屃石碑。

“这就是这个大阵的阵眼?”,赵云瑶斜睨着被些个人簇拥而来的卢权。

卢权的胖脸上尽是汗滴,因为他主持阵法的缘故,刚才赵云瑶开杀时,还是找了人将他护到了安全地,可现在他见到一身血污的赵云瑶早没了绮思绮想。腿肚子还在转着筋。

“把阵眼收了!”,赵云瑶看到了了卢权的点头示意。不容置疑地下命令。

卢权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罗盘,开始围着赑屃石碑打转转,试图完成最后的任务。

赵云瑶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胖身影,轻眯了一下大眼睛,开始考虑怎样从这个死胖子手里把这个大阵的阵眼拿到手里。

人类的防护大阵不可能交到这个女人手里。王迦稍稍平稳了呼吸,跟在赵云瑶身边的他握紧了手中的剑柄。

“你怎么能吃了她!”,董芳芳声嘶力竭地对着潘离吼着。

在平安镇发生纯人类或者说是修真者的相互血杀的时候,平安镇的北山原本娘娘庙的废墟中,除了安排着盯着平安镇的几个,大大小小都围了一圈。正盯着圈中的潘离。

一脸肃容的潘离。不耐烦地闪过了力量变异者砸过来的云芳杖,眼睛却是跳过董芳芳看向了正箍住她的陈哲宇,“看好她就是了,我和赵小云的约定,我想不用跟任何解释!”

话一说完。潘离萧瑟的身影却向着平安镇的方向又走了几步,身后留下了正在拼命拉扯着董芳芳的众人,蔡伊珊正紧握着董芳芳的手,细声细气地安慰着嚎啕大哭的女人。

董芳芳现下想杀了潘离,但也更想杀了自己。也许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和沈昊轩,小云根本就不会被困。看着身边的废墟,想到当初在娘娘庙,赵小云借福米还福运的说法,董芳芳的哭声更如挡不住的山洪。母子连心,两个孩子也在她的带动下开始了不停不休的大哭。

“你过来!”,潘离拽过了闷着一脸愤怒的沈昊轩,少年扒拉着抓住他领口的大手,别着脸不安份地扭动着身子。

“那你就让赵小云白死了吧!”,伴着冷冷的一句。沈昊轩领口的手放了开来。

郁闷的沈昊轩趿着步子看向了已如光板一样的平安镇,现在一个平面之上只余下镇中心的一点突起。

“那个什么阵成了!”,一直盯着平安镇的林祈远悠悠叹了一声,看向了沈昊轩,对着他身旁的潘离却是如同从前一样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

“他们在收阵眼!”,涉及专业,沈昊轩不再闹别扭,变得严肃起来。

“抢!”,山坡上不约而共地响起了一个词。

沈昊轩抬头望了望久违的蓝天,心念一动,脸上却是带上了惊喜,“我的罗盘还在!”

“你有没有谱!”,赵云瑶对着卢权的喝声更加地尖利了,死胖子已经都快把鞋底磨破了,还没找到收阵眼的方式。

卢权战栗地扣着手中的罗盘,没底气地塌下眼皮,“这个阵跟其他基地的阵是联动的,那些阵的阵眼在沈析那儿……”

再找油盐不进的沈析?赵云瑶的怒气更盛,手按在了剑柄之上。

就在赵云瑶怒气勃发的当口,平安镇又一次迅速地被浓雾笼上,在浓雾之中,赑屃的石头大嘴轻轻地张开,一个小小的罗盘从赑屃口中吐了出来。

在雾气袭来之时,已严阵以待的狙击团众人开始在雾气之中,向着来袭敌人的可能方向砍去。

摒弃掉身边此起彼伏的砍杀声,赵云瑶隐了身形盯紧了正向一个偏僻的角落漂浮而去的小罗盘,在小罗盘消失的刹那,一柄长剑向着罗盘的没处直刺而去。

长剑果不出所料地刺入了一具身体,剑刃入肉的触感让赵云瑶勾起了微笑的嘴唇,在她面前显出的是一脸惊讶的沈昊轩。

沈昊轩吃惊地看着在他胸前现出的一个剑柄和握着剑柄的一只手,他很快地被跟在身后的陈哲宇拉到了一边,如同魔术一样,他的胸前没有任何的伤口和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赵云瑶低了头,看向了从背心透到胸前的剑尖,这剑只看剑尖就很熟悉,是她在云瑶空间得到并一直在用着的仙云剑,刺出的剑为什么会刺到自己身上,感觉着生命一点点随着穿透的心脏消失的赵云瑶,恍惚中想起了当初在帝都基地冯玉衡撞向城墙的身影。

闪身到赵云瑶身边的王迦握紧了手中的剑,困惑地看向了地面上正艰难地在血泊中呼吸的赵云瑶。赵云瑶向着来人的方向伸出了一只白皙的手,脚步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你杀了她!”。卢权的惊叫声响起,象疯了一样向雾中奔去。王迦拧着眉追了过去。

血泊中的女子身体渐渐僵硬,啪地一声,一条云纹的项链掉在了平整的泥土之上,又瞬间被象是撑开一只小嘴巴的泥土吞掉了。

平安镇的雾气等了好些天才渐渐散去,而关于平安镇防护大阵的建立过程的定性报告也在各基地的人群中散开了。

小泉岭上的平安队和各参战的各修真门派及异能者,一齐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换来了九洲圣德阵的建立,在阵起之后,存活下来的不足千人。

贪心的修真门派损失了不少精英,但也有门派逃脱在外。五华门继续地卖着他们吃不好也吃不死的假药。御兽宗认真地转了型开始帮着各基地恢复农业生产开始驯牛驯马。没了庶务精通人员的锦琅阁也认命地转型制作……

比起损失惨重的修真门派,平安队还算幸运,让各基地联席会议最头疼的队长赵小云身殒了,在联席会议在对此次事件定性之后,一直守在平安镇的潘离失踪了。而其他人却都回到了平安镇定居。

不让他们回去不行,这是让现联合基地主政管理者最牙疼的事。因为,现在还在为各基地打工维护各基地阵法的紫玄宗沈析证明了,目前用以阻挡天外黑色物质入侵的大阵以及各个基地防卫丧尸和变异动物的城防阵,阵眼全在平安队沈昊轩的本命罗盘里,而且由于平安队众人与罗盘的绑定关系,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少,作为阵眼的一部分,他们即使死去也得归葬平安镇保证大阵的正常运行。当然还得是好死的,带着戾气的死亡对大阵是会造成崩溃性的打击。

而现下的大阵解决了丧尸和变异动物进一步受天外来物不良影响再发生异变的可能,虽然现存的大量丧尸和变异动物还在威胁着人类的生存,但有异能和出现兽化变异的人类越来越多,人类对抗外敌的信心已高涨到极点。可能威胁到大阵运作的试验,被所有人集体否决了。

其实也不是没人想过。但是谁敢去试呢,一个不慎真出现沈析说中的一点,挑头的人就成罪人了。王仕泓想着就长叹一口气,最近,他被紧逼着从儿子王迦那里掏东西出来,卢权疯了,但他认定王迦杀了赵云瑶的事,得到了那些幸存者的统一认可,怀疑赵云瑶有空间,有功法的联合政府现在要让王迦给出说法。

现在的平安镇和罗盘空间就是一体两面的镜相。站在平安镇北山坡的沈昊轩手握着小罗盘,看着下方圆镜一样的平安镇,一阵唏嘘。他现在更怕死了,珍惜生命!沈昊轩握紧了拳头,因为这条小命是小姨还有没谋面的师公一起用自己的命换来的。虽然,当初是师公是为了给老爹生命保证,而老爹却把命盘给了他。

更何况,现在我要守护整个平安镇呢!沈昊轩想着中,就飞挑了眉眼,却只得了身边蔡伊珊的冷冷一哼。蔡伊珊掉了头,指挥着小光头重新修着十里坡上娘娘庙,正堂的正墙已竖了起来,没有任何的神位,只是让十八叔在壁的四周饰了龙纹,而正中参照着原来残壁留下的半截字,题了个大大的繁体“云”字 。

按照从前看到的那个版本的故事,当娘娘庙祭祀重起,应该可以帮到小云姐吧。蔡伊珊合拢了手掌,诚心地祈祷着。

还没修好的院门处冲进了十八叔和两个女孩子,董星悦得意的笑声一进院就响了起来,“哼,让他们还想着在那个赑屃石碑上题那些乱七八糟的字!”

乱七八糟?陈秉昆拧了眉,平安镇前两天搞了个仪式,仪式上倒是说要将一篇圣德文章刻在碑上,虽然文不符实,粉饰太平,但也是词藻华丽,说不上是乱七八糟。

“后来呢?”,董芳芳的眼斜了斜几个孩子,低下了头,耐心地提问。相对于围在眼前的佳怡和两个宝宝,这些大的。从来不是省心的。

“他们的字都刻不上!”,赵玉婷露出了跟董星悦同样的笑容。又讨好地捧起了十八叔,“后来还是赵顺和去弄得,不过他只是在碑头加上点装饰。”

“负屃!加持了稳定性而已!”,十八叔抿了抿嘴,一脸沉静,在石碑上加上了本命纹。转向赵玉婷的小脸上却是一脸沉静,“十八叔!”

一回平安镇就摆长辈的谱,星悦妈妈抓起了点点的小指头戳了戳十八叔的脑袋。

陈哲宇看着眼前的和乐,勉强地笑了笑,走向敞开院子的另一边。装着去给孩子们端水。火焰热烈的临时灶头正烧着一锅开水。坐在灶前的杨倩托着下巴,正盯着不远处一眼正汩汩冒着清泉的小泉眼出神。

陈哲宇看着杨倩叹了口气,他的肩头放上了一只手,林祈远带着草木香的声音淡淡响起,“你真的相信潘离真的吃了赵小云?”

什么意思?捕到一丁点儿风声。董芳芳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在正屋正墙前闭目合手祈祷完的蔡伊珊,转身走了过来,轻轻地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醒来了!”,在平安镇深处浩大密集的水系湖泊中,一条盘身探首的巨龙,无奈地伸出长舌头舔了舔趴在地底酣睡的小小一团白色。

相对于巨大的龙首,只有巴掌大小的幼生体小云兽小得实在可怜,估计一不小心吸口气就会又把她吞到肚子里。即使有水泡裹着,但是再吐一次还是觉得很恶心。潘离想了想,还恢复了人形,皱了皱眉头,把一直不肯醒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才会醒?你要肯醒,要我怎么样都可以!”。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在水底响起。

“真的!”,潘离臂弯里的小云兽一个翻身立在了他的臂上,睁开的金色小眼睛已无半点困意,“我要回平安镇去!”

装睡!刚才一脸担忧的潘离,紧紧地咬住了愤怒的牙关,“不行,你现在是巨龙的私有财产!”

“凭什么!”,赵小云哭天抢地的嚎叫声响起。

“变回人身!”,一只手掐上了小云兽的脖子,蛮横地下着命令。

“不要……”

……

打丧尸,打变异动物,末世里的十年如一日的游戏单调地让人发指,一点儿都没法让人产生兴趣。精力无限怎么办?玩儿爱情是那些大人的兴趣,小孩子要找些别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

十年后的平安镇,一个十三四岁大小的孩子,趁着众人没注意,隐了身形从平安镇的赑屃石碑那已成透明如空气一样的光柱向上快速地爬去,一个漂亮的翻身翻到上了光幕外顶之上,随后现出身形抓住了一缕碰着光壁又往回走的黑气。

这些古怪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林典童鞋盯着手中流动的黑线,困惑地眨巴着亮闪闪的小眼睛。

“停!”,一声还显着有些稚嫩的童音在空气响起,点点脚下美丽的蓝星,相邻的星球,以及宇宙中弥漫着的黑气,都在话音落定的一刹那同时停止了转动。

点点的小身体在光幕上左挪右挪找到着黑气的主要来源方向,好半天后,才确定地点了可是这身体还不够强,打上门去,输了就丢人了,要不先到别处顺点好东西?点点撇了撇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黄灿灿的太平钱,这钱可是从娘娘庙顺出来的宝贝,一面是刻着“天下太平”,另一面饰着精美的龙纹。

先去哪里?“字去天域,纹去龙域!”,一抹金黄色被白嫩的小指头弹上了天空。

钱落下,手掌一拍,看到结果的点点,耸耸肩,转了一个方向。

一个身影向着无尽的星空掠去,身后丢下漫不经心的声音,“重新开始转吧!”

刚才静止的一切又重新地开始转动了,美丽的蓝星带着光华继续着它的故事。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