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你又骗人

小说:陌路宠婚作者:东厂厂花更新时间:2019-01-20 16:29字数:471565

“那就这样说定了。”面对亲儿子的质疑,高远桥压根没有回他的打算,不容回旋的拍板决定,“小瑾,等你联系好你父母给我电话,我再过来。”

“爸您要走?”

先前还是对他的自作主张有些无语的高明,见高远桥言语中透露并无意逗留的打算,拧眉问道。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有意无意的朝着楼上看了眼。

此刻,张姨正带着妞妞在和养的两只沙蟹玩耍,张姨的目光时不时的向他们偷偷瞄来,正和高明的视线撞个正着。

而后,快速移开。

“嗯。”高远桥点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那您······”

高明和王瑾起身相送,高远桥却抬手让他们止步。他环视了屋子,也朝着楼上看了一眼,视线落在张姨的身上。

片刻的无声后,他语重心长的嘱托道:“她一生未嫁,都是在抚养你了,你对她好点。”

高明点头,“我知道。”

“行,那就这样吧。”高远桥微微颔首,没有再做过多的停留,转身往外走。

走了一步,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折回,对着王瑾道:“对了,小瑾你能不能把你刚才的那幅作品给我看看?”

“啊?那是我画着玩的。”愣了一下,王瑾领会了高远桥应该是指他刚进门时看见的那幅服装设计。

起初她是在想婚礼和婚礼公司一起合作的那个婚礼策划案,想到入神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灵感是涌现在服装上面的,所以她就画了出来。虽然她在大学选修的是服装设计,但是毕业这么多年都没有在涉及那块,画出来的东西想来也是难登大唐之雅,他要来干什么?

高远桥道:“你给我就行了。”

他执意要,王瑾自然也说不能多说什么,去房将设计草稿拿来给了高远桥。高远桥将放进包中,丢下了一句:“你们忙你们自己的事,不用送了。”后,大步的走了。

王瑾想要追出去送几步,却被高明给拦住了。她疑惑的看着高明,不解他为什么不让自己送他。

高明解释,“我爸就是这样,不管去哪里,不喜欢别人送他。”

还有这样的人?

王瑾心中在问,却没有说出来。高明靠在沙发上,为了先前的事情长须短叹。王瑾笑笑,随他抱怨去了。

高明问王瑾,怎样才能让高远桥不折腾他们的婚礼,他想自己策划自己的婚礼。因为这会是他唯一一次婚礼。

“其实,我想明白了。”

沉默了良久,王瑾突然开口。高明朝她投去疑惑的目光。王瑾浅浅一笑,浓烈的幸福在眉眼闪动,“不管是你,还是你父亲。原因折腾是因为他们心中有爱。你是对我的爱,而你父亲是对你的爱。因为有这些爱,折腾的再累再烦,也是一种幸福吧。”

高明反问:“你的意思?”

“阿明,其实从你提起你爸爸的口吻我就能感觉到,你很爱很敬重你父亲。如果这样折腾,能够让他开心,那就折腾吧。”王瑾怅然道:“如你爸如我爸,他们又能在我们身上再折腾多少次呢?”

高明,“······”

是啊,到底能折腾多少次呢?

这言语,忽然有些触动高明的心。

“那你呢?这样安排,会开心吗?”高明问。

“有那么多人爱我,对我好,为什么不开心呢?”王瑾反问。

偌大的客厅,突然寂静无声,两人四目交织在了一起。良久,嘴角皆都微微翘起,温馨的笑声散开。

王瑾慢慢的依靠在高明的肩头,低声道:“阿明,其实你不能否认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上大学时听过钟亦霖教授的讲座,我至今仍记得他的一句话。”王瑾目光中闪动着光彩,回忆着那句对自己影响颇深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每个人都即将走上社会,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是在社会上编写着独属于自己的。这本人生的籍里,唯有带着爱和宽容写下去,才是一部好的作品。而带着恨和怨的作品,不管是多么的畅销,最终都是一部败笔制作。圣母也好,白莲花也好,钟教授说的话,你不能否认。”

“我可没说你是圣母白莲花,那只是气你不懂保护自己时说的气话而已。”看着她认真的样子,高明忍俊不禁的笑了出声。

他确实骂过她很多次圣母,但是,她和圣母白莲花差距是很大的。

“但是,月娑是为你亲手为你准备的。”高明话锋一转,“别的我都可以妥协,这个不能。”

“其实我也不想妥协。”王瑾眨巴了下眼睛,秀眉拧了起来,一脸幽怨的说,“还有我的捧花也不想妥协。”

“呃······你真的不会想要我去偷花吧?”高明无力扶额,弱弱的问。

王瑾眉梢一挑,“嗯哼,你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不许反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高明叹息,“好吧······到时候再说吧。”

媳妇都拐到手了,他能不去做贼么?

做贼也别做到母校去,行么?

呵呵,那自然是不行滴!

······

傍晚,夕阳西沉。果真如她所说的那样,准时六点钟,季茹坐在了大厦楼下的长椅上,掏出手机拨打卫青烨的电话。

公路的对面,钟铭开着出租车缓缓的停靠路边,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看着坐在大厦前的季茹。

电话响了又挂断,卫青烨并没有接。

“就知道你是骗人的!”听着听筒里冰冷的语音提示声,已渐渐习惯的季茹嘴巴一鼓,狠狠的啐道。

清晨的时候,他分明就是想把自己哄走,然后就躲起来不见自己,不然不接电话又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是他的事情,她可管不着,反正她季茹就是胡搅蛮缠,就要缠到他肯接受她为止,不让可是辜负了她这个橡皮胶的称号。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天渐渐的黑了,盏盏路灯亮了起来,他还是没有回来。打了五六个电话结果都是自动挂断,不肯离去的她倔强的盘腿坐在长椅上,仰头看着头顶的星星。

都市的天空阴霾过重,鲜少看见天空有繁星出现。

也不知等了过久,瞌睡渐渐来了,她抱着膝盖眼皮子沉了下来。行人少了,四周的绿化带里似有虫鸣传来。

“怎么······还不回来······唔······有点害怕呢······”动了下发麻的身体,季茹不安的呓语道。

远方的路灯下,突然有车驶来,车灯闪了一下,缓缓的靠近,停止。卫青烨坐在车内,一眼便看见了又坐在长椅上睡着的她。

“······”左心房隐隐有些难受,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将车停在大厦前的车位上下了车。

一步一步,他走到了长椅前半蹲了下来。

他没有叫醒她,只是声色复杂的看着她,默默叹息:“傻姑娘,你这是又何必呢?”

他真的给不了她安定的生活。

虽然她说过她不在乎,可是他却很在乎。他幼年不曾见过父与母,少年听闻父母皆都死与刑法之下,未成年被送入军校,青年结识一群生死兄弟,青年又痛失手足。

现在,在不愿有情爱的年纪里,遇到了喜爱的人,如何也不能再尝试一次失去的感觉了。

当然,他心中的失去,并不是不在身边那么简单。

“烨哥哥,你又骗人!”她慢慢的抬起了头,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委屈的质问道。

“并没。”他否认。

听他否认,她怨气冲天的回道:“你就有!说好晚上六点的,这都几点了!”

“你说六点,我并未答应,所以这算不得骗人。”

“你自己说好的!”

她记得的,她记得他明明说了一个‘好’的!

“我说的好,是在归队前,让你多见几次。指的并不是你想何时见到我,便可以见到我。”卫青烨顿了一下道,“阿茹,不要任性,烨哥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真的不能一直陪着你······”

“烨哥哥,我饿。”她嘴巴一噘,楚楚可怜的打断了卫青烨的话。

“你······”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她摆出这样的表情只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然而,话到了嘴巴,终是徘徊了一圈,他无奈叹息,“你想吃什么?”

“你烧的饭。”

“······算了,你跟我上来吧。”

“嗯!”

她欢喜的从长椅上一跃而起,兴奋的去挽卫青烨的胳膊。然而,当她的手碰到他的胳膊时,卫青烨的眉心不自然的蹙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

“烨哥哥,你的袖子怎么是湿的?”她好奇的问。

“湿的就不要碰。”他淡淡的回。

“不对,是血!”她缩回手,觉得怪怪的便放在了鼻尖闻了一下,一阵刺鼻的腥味直呛脑海。

再将手往眼前一摊,那触目惊醒的红震惊了心扉!

“烨哥哥,怎么会有血呢?你怎么了啊?”

他神色淡然的跨进电梯中,她也跟了进去,急的声音都带了哭腔。电梯门合上,卫青烨垂眼看她,还是一脸的淡然道,“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你到底怎么了啊?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啊?”他越不肯说,季茹越慌,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可是,他还是不语,出电梯、开门进屋,熟练的倒了一杯水喝下,像个没事人一样。

本站访问地址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