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

小说:还是重生吧作者:柯嵩更新时间:2019-01-20 16:24字数:161803

周莫是被闹钟吵醒的,今天是星期一,她得上班。

费力的睁开眼睛,周莫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痛苦的把脑袋埋到了枕头里,她昨天回来的晚,满打满算也没睡上四个小时。

挣扎了五分钟后,周莫还是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身看向镜子,周莫声音振奋的给自己打气,“周莫,不能再颓废下去了,你看看,你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再不去工作挣钱肯定会饿死的,加油,你可以的。”

事实证明,自我催眠是没有用的,去卫生间刷牙的时候,周莫差点站着睡过去,要不是反应的快,她肯定一头栽进马桶里了。

出门的时候,周莫接到沈建陵的电话。

“对不起,周小姐,未经过你的允许就跟别人要了你的号码,你昨天走的太匆忙了,我实在有点担心,所以冒昧的打了这个电话。”

周莫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没事,是我没礼貌,走的那么匆忙。”

沈建陵停顿了一下,对周莫说;“周小姐,那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我对你很满意,结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周莫笑了一下,对沈建陵说:“对不起,沈先生,我不能和你结婚。”

沈建陵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问:“是因为那个你喜欢的人吗?”

周莫说:“对,我想和他在一起。”

沈建陵无奈的说:“那我只能祝福你了。”

“别这样,你还会遇到好的女孩的。”周莫大方的许诺,“我也会帮你留意的,只要见到好的,我一定给你介绍。”

沈建陵笑了一下,“还是别了,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这通电话结束之后,我们就不要干涉对方的生活了。”

-------

坐地铁的时候,周莫给康岭发了条短信:弟,你怎么样了?

康岭很快就给了回复:挺好的。

周莫知道康岭在上课,不想打扰她,就把手机放起来,靠在椅背上补觉。

周莫刚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手机就震动了一下,周莫掏出来一看,是银行的转账短信。

周莫惊讶的看着那个数字,一万块钱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康岭一个高中生能有的。

周莫急忙拨通了康岭的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正当周莫想再拨一次的时候,康岭来了一条短信:我在上课呢,接不了电话,那个钱是你以前给我的零花钱,我没有动,攒了下来,你现在不是身上没钱嘛,留下用吧。

周莫刚想回复,康岭的短信又来了一条:去见你喜欢的人之前,买身好衣服,再做一下头发,下次我去见你的时候,你要还是单身的话,别怪我揍你。

周莫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下一站下了地铁,康岭都这么帮她了,她绝对不能辜负康岭的好意。

出了地铁以后,周莫直接坐上了回家的地铁,到家的时候,周莫给她的上司打了个电话。

周莫的上司是个精明能干的大美女,还没等周莫说话,就冷冰冰的说:“周莫,今天公司开例会,不可以请假。”

周莫躺到床上,笑着说:“那我不请假了,我辞职。”

上司愣了一下,“周莫,你不是烧坏脑子了吧?你搞清楚,你这份工作可很多人惦记着呢,你要是辞职了,瞬间就有人顶替你的位置,公司不会给你留着的。”

周莫无所谓的说:“没事,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反悔了的。”

“算了,我给你假,你在家休息一周吧,下周一来公司上班,来迟了扣你的奖金。”上司的声音还是冰冷冷的。

周莫愣了一下,惊讶的问上司,“你没开玩笑吧?我上次才请了两个小时的假你就罚我每天给同事泡咖啡,现在你居然给了我一周的假。”

上司可能要忙着开会,不想和周莫多说话,只是在挂电话前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周莫,上次隔壁组主管抢我客户那件事情,谢谢你帮我说话。”

上司一提,周莫才想起那件事情,可是上次上司明明是骂她多话,没想到现在居然感谢她,难道真像沈湛北说的,她穿越回现代之后就转运了。

来到商场,周莫握住手里的□□笑得很放肆,就算把康岭的钱都花光,她也要让谢言惊艳一次。

惊艳的话,应该先从头发开始,周莫一直是黑色直发,和郑悠宁太像了,周莫怕谢言已经找回失去的记忆了,不想让谢言拿她和郑悠宁对比。

发型师拿着图册,问周莫,“你好,请问你想要做个什么样的发型?”

周莫想了一下,对发型师说:“我有个双胞姐姐,你能不能做个发型,让认识我们的人看到我们在一起,会说我们像陌生人一样,长的完全不一样。”

发型师礼貌的笑了一下,“对不起,那样的效果只有整容才能达到。”

周莫失望的叹了口气,整容风险太大了,她还是放弃吧。

周莫用手把头发拢起,对发型师说:“算了,你看着做吧,只要比现在好看就行了。”

周莫寻思,凭现代的科学技术和化妆水平,碾压一个古代的皇妃应该很轻松吧。

三个小时以后,周莫如愿以偿的花光了卡里的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周莫笑着给自己打气,“不要担心,你一定可以的,反正已经身无分文了,要是不成功,你就可以直接自杀了。”

-------

周莫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偏偏出门之前没有看天气预报,她好不容易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直接被浇成了落汤鸡。

等周莫辗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沈湛北告诉过周莫,天一黑就要烧纸,要是再晚点,谢言可能就不会出现了。

周莫本来想回家换衣服的,可是怕错过见谢言的时间,直接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去了小区门口的小超市。

超市打工的小妹看到周莫以后,笑着的问她,“怎么浇成这样,没带伞吗?”

周莫摸了摸还在滴水的头发,苦笑了一声,“忘记看天气预报了。”

小妹从收银台走出来,给周莫拿了一条新的毛巾,“不要过分的相信天气预报,今天的天气预报显示的就是晴天,可是还是下雨了。”

周莫苦笑了一下,沈湛北说她转运肯定是骗人的,她今天就倒霉的要死。

周莫稍微把头发擦干了一点,就问小妹:“你这有纸钱吗?”

小妹摇摇头,“我们这是超市,怎么会卖那种东西呢,那是封建迷信,要被禁止的。”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周莫要是再烧不上纸钱的话,就得等明天才能见到谢言了,周莫真的一天都不想再等了。

正当周莫着急的时候,小妹说了一句,“虽然超市不卖,但是我私人卖,你要吗?”

周莫惊喜的点点头,“要,你现在就有吗?”

小妹转身钻进了收银台,从储物柜里拿出了一大捆纸钱,问周莫,“你要多少?”

周莫没想到小妹真的有纸钱,急忙掏出钱包,把□□递给小妹,“我□□里可能还有些零头,要是钱够的话,这些我都要了。”

小妹看着周莫的卡,笑着摇摇头,“纸钱是我私自卖的,不能刷卡,只能付现金。”

周莫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问小妹,“我今天没有带现金,明天给你好吗?”

小妹把胳膊拄到柜台上,笑着对周莫说:“其实这个纸钱我可以不收钱,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这些纸钱就送给你了。”

周莫犹豫了一下,担心的问小妹,“你不会问什么奇怪的问题吧?”

小妹笑了一下,“放心,不想回答的问题你可以不回答。”

时间不早了,再拖下去,今天真的见不了谢言了。周莫点点头,对小妹说:“好,你问吧?”

小妹挑了一下眉毛,问周莫,“你是要给谁烧纸钱?”

周莫想了一下,笑着说:“给我老公。”

小妹用手捂住脸,痛苦的说:“你们两个居然真的在一起了,我满地府的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谢言,刚想约他出来吃顿饭,你们就在一起了。”

周莫震惊的看着小妹,往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小妹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打起精神说:“周莫,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谢言的,刚才有人告诉我,谢言的前世居然是个太监,这么高大上的职业,我暂时驾驭不了,就让你去驾驭吧。”

周莫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就问小妹,“你认识谢言?”

小妹点点头,“上个月才见过,他来我这买灯泡,我看他挺帅的,就想追他来着。”

小妹看周莫还愣着,就好心的和周莫解释,“你不用猜了,其实我也是阴差,只不过常年驻守在阳间,说白了,就是地府派到阳间的卧底。”

周莫还是不敢相信,她在这住了这么久了,几乎天天都来便利店买东西,怎么就没看出来小妹是阴差呢。

小妹从收银台里走出来,把纸钱塞到了周莫的怀里,“别想了,快去烧纸吧,要不你今天就见不到谢言了。”

经小妹一提醒,周莫才想起谢言来,忙抱着纸钱跑出了超市,找最近的十字路口,开始烧纸。

雨还没有停,纸钱刚放到地上,就被雨浇湿了,周莫拿出打火机,嘴里念念有词,“谢言,你显显灵,虽然纸有点湿了,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让它烧起来的。”

其实周莫也没多大把握,她只是以前听孤儿院的阿姨说过,只要有人在阴间等着,就算是下雨天纸钱也能被烧着。

周莫按了一下打火机,火机里窜出了火苗,周莫用手护住火苗,慢慢的把火机凑近了地上的纸钱。

纸钱一接触到火苗,就跟被浇了汽油一样,快速的燃烧了起来。

看着渐渐被火焰吞噬的纸钱,周莫开心的说:“谢言,你在吗?出来见见我好不好?我有话想对你说。”

夜晚的十字路口,阴森的路灯下,一个穿黑裙子的女人,在细雨中旺盛燃烧的纸钱,一起组成了一份诡异的画面。

小妹站在超市的门口,看着那副诡异的画面,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也太瘆人了吧。

-------

一阵阴风吹过,周莫看到明亮的火光里,慢慢出现了一个人影。

人影慢慢清晰,周莫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谢言微笑着走出火光,问周莫,“你不是说想见到我吗?我一出现,你怎么哭了?”

周莫擦干净眼泪,笑着看着谢言。谢言穿着一身很帅气的西装,跟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周莫看着自己身上被雨浇的不成样子的裙子,感觉很失落,她精心准备的惊艳,现在就只剩惊讶了。

谢言走到周莫旁边,皱着眉头问她,“是我的出现,让你不开心了吗?”

周莫摇摇头,对谢言说:“不是,只是你穿的太帅了,我有点没适应过来。”

为了见周莫,谢言恶补了二十多部经典的韩剧,他现在身上这套衣服,就是某个韩剧中霸道总裁穿的,谢言征求了沈湛北和狂霸天的意见,才选了穿这套衣服来见周莫。

“你要是不适应的话,我换一身衣服吧,最近地府流行僵尸装,你想看一下吗?”

想起沈湛北身上那件瘆人的衣服,周莫果断的摇了摇头,“没事,你穿这个挺好看的,我适应适应就好了。”

谢言其实挺喜欢僵尸装的,比身上的西服霸道多了,不过既然周莫不想看,那他就不换了。

谢言笑着问周莫,“你要对我说的话,是什么?”

周莫沉默了一下,问谢言,“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谢言点点头,他记得那次见面是在一个咖啡厅里。

周莫继续说:“其实那次我是去相亲的,不过还没见到相亲的对象,就和你一起穿越了。”

谢言笑了一下,问周莫,“所以呢?”

周莫抬起头,笑着伸出手,对谢言说:“我要把那个相亲进行完,那好,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

周莫清了清喉咙,大声的说:“你好,我叫周莫,性别女,爱好无,身高164厘米,体重49千克,今年24岁,身体健康,身无分文,貌美如花,略微有些精神病,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谢言看着周莫认真的脸,微微的翘起了嘴角。

周莫着急的问谢言,“你到底愿不愿意啊?”

谢言握住周莫的手,“既然是相亲,那我也应该自我介绍一下。”

谢言学着周莫的样子,清了清喉咙,“你好,我叫谢言,性别男,爱好抓鬼,身高187厘米,因为是魂魄,所以体重约等于零,今年七百二十岁,升职无望,一直是个小阴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周莫扑到谢言怀里,死死的抱着了谢言,“我愿意,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哪怕你是太监我也不嫌弃你。”

谢言黑着脸推开周莫,“周莫,有一点你好像误会了,太监只是我的职业名称,而不是我的身体特征。”

周莫有点怀疑的看着谢言,谢言的前世明明就是太监,郑悠宁的记忆里有的,周莫以为谢言是因为自尊心才不愿意承认的,就笑着安慰谢言,“真的没关系,我都说我不会介意了,你就不要骗我了。”

谢言笑了一下,拉着周莫的手往周莫家小区里走,周莫惊讶的问谢言,“你干什么啊?”

谢言说:“去你家。”

“去我家干什么,你还没回答我愿不愿意呢?”

谢言顿了一下,笑着对周莫说:“去你家让你体验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太监。”

-------THE END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